人民法庭是人民法院“基層的基層”。今年以來,各地法院積極推進以中心法庭為主、巡迴審判點為輔的法庭佈局形式,盡可能網上立案、網上辦案,巡迴審理、就地辦案,大力推廣車載法庭等巡迴審判模式,最大限度滿足人民群眾便利訴訟的需求,努力把人民法庭建成群眾心目中的“公平秤”。
  今天,本版刊發反映雲南、西藏和湖南基層人民法庭司法為民便民的有益探索。
  □本報記者劉百軍
  一棟具有獨龍族民居建築特色的樓門前,雲南省委書記李紀恆、代省長陳豪一同輕輕揭開紅綢,一塊古銅色牌子上,“貢山縣人民法院獨龍江人民法庭”幾個銀色大字耀眼奪目。
  據瞭解,雲南省黨政一把手同時為一個基層人民法庭揭牌還是第一次。
  深藏於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貢山獨龍族怒族自治縣一角的獨龍江鄉,是獨龍族的唯一聚居地,人口只有4350人。這裡西與緬甸毗鄰,北接西藏高原,因穿境而過的獨龍江得名。每年12月至次年6月,大雪封山長達半年之久。
  為什麼會在一個人口只有4350人的鄉設立法庭?用巡迴法庭代替不是更節約人財物等資源嗎?帶著疑問,《法制日報》記者近日實地探訪秘境中的獨龍江法庭。
  記者抵達貢山縣縣城茨開鎮所在地丹打時,已是深夜。雖然這裡離昆明只有830公里,但因怒江峽谷路窄谷深,用了整整兩天。
  丹打背靠高黎貢山,面臨咆哮如雷的怒江,是過去茶馬古道進入西藏的必經地。
  “從前,貢山到昆明沒有公路,1973年才修通了從怒江六庫到縣城的一條簡易公路。經過30多年的努力,這條公路成為四級柏油路。”怒江州中級人民法院副院長王玉珍告訴記者。
  獨龍江法庭負責人李戰榮,今年40歲,是土生土長的獨龍族人。他告訴記者,法庭現有方榮祥、王忠華和他在內的3個人。由於人口數量和當地淳樸的民風等因素,這裡糾紛較少。法庭揭牌至今,他們3人主動作為,除了接受村民的一些法律咨詢外,還經常出入獨龍族村寨進行普法宣傳。
  “選派到獨龍江人民法庭工作的幹警不僅要社會閱歷豐富、法律功底深厚,還得精通當地民族語言。李戰榮本科畢業後,1994年進入貢山縣法院,先後在立案庭、執行局工作。多年的歷練使他精通獨龍族、傈僳族、怒族等少數民族語言,而且他還是本地人。”貢山縣人民法院副院長密鳳蘭說。
  高德榮曾經當過貢山縣縣長,已卸任多年,但群眾還是習慣地稱呼他為“老縣長”。
  “之前獨龍江發生的一些矛盾紛爭,如夫妻鬥嘴吵架等,都會找我主持公道,現在有了法庭,再有矛盾糾紛就可以到法庭解決了。”高德榮向記者介紹說,法庭是獨龍族人心中的公平正義,它的建成,是依法治國在祖國邊陲的具體體現,是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精神的具體實踐,“我為獨龍族人的法治情懷感到欣慰”。
  獨龍江鄉扶貧開發整鄉推進、獨龍族整族幫扶工作啟動後,這裡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獨龍族人的生產生活質量得到很大改善。“按現在的發展速度,過不了多久,獨龍江就會成為雲南的‘九寨溝’,獨龍江這塊凈土將變成熱土。所以,怒江州中院院長滕鵬楚來調研時,我代表獨龍族同胞向他提出為獨龍江建立一個法庭的請求。”高德榮說。
  據滕鵬楚介紹,2009年9月,獨龍江法庭開始動工修建,2013年11月建成,值班室、庭長室、法庭、調解室、會議室、幹警住宿樓等一應俱全。
  “下一步,我們將把獨龍江法庭作為培養幹部的基地,全州兩級法院的年輕幹部要輪流到法庭鍛煉,把獨龍江法庭建成社會法庭,聘請退休幹部和寨子里有威望的人士到法庭當‘社會法官’,深入到村寨中,宣傳法制、調處糾紛、化解矛盾、促進和諧,把矛盾糾紛化解在萌芽狀態,化解在法庭之外。”滕鵬楚表示。
  “法庭是人民法院的最前沿,是與老百姓接觸最多且最為直接的地方。省委書記與代省長一同為獨龍江人民法庭揭牌,說明雲南省委、省政府依法治省從基層抓起的決心。”雲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、新聞發言人田成有說,2013年,雲南224個人民法庭共受理各類案件35971件,審結35405件。人民法庭的法官剋服單純就案辦案的思想,通過加大調解力度,引導當事人以調解、和解的方式解決矛盾糾紛,及時履行法定義務,以達到案結事了的目的,有效維護了廣大人民群眾的生產、生活秩序。
  本報昆明12月7日電
  獨龍江人民法庭揭牌儀式
  西藏車載法庭流動審案
  巡迴法庭深入基層成常態
  (原標題:深山法庭專為4350名獨龍族人而設)
創作者介紹

gndpzmlhwkcc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